200亿估值后,月之暗面们的考验真正开始

200亿估值后,月之暗面们的考验真正开始

  融资+商业化,缺一不可。

  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孔月昕

  编辑|马吉英

  图片来源|视觉中国

  高速运转,内卷加剧。这是ChatGPT爆火以来,AI行业从业者赵航的深切感受。

  赵航就职于一家成立于AI1.0时代的创业公司。前段时间,赵航所在公司参与了一个跟传统行业合作的项目,他感受到大模型带来的不仅是底层技术的内卷,商业化进程也被迫提速。“大家都在卷,价格战加速了大模型的生死进程,很难讲谁能在这个市场上生存到下一轮。”

  一方面,大模型创业公司的估值被推至新高。今年5月份,月之暗面被曝出腾讯入局投资的消息,公司投后估值已达30亿美元。随后,智谱AI也传出完成新一轮B+轮融资的消息,投资方为中东石油巨头沙特阿美(Aramco)旗下风险投资部门管理的基金Prosperity7,融资金额达4亿美元,投后估值达30亿美元。

  月之暗面和智谱AI也成了目前大模型创业公司中,跻身200亿估值俱乐部的唯二玩家。

200亿估值后,月之暗面们的考验真正开始

  估值站上高位背后,也暗含隐忧。“智谱AI此前一直拿的都是人民币基金,沙特的投资进来之后,智谱AI成了中外合资,也就是说市场化的人民币基金已经没有办法一直给AI大模型公司提供弹药了。”投资人林川表示。

  月之暗面也同样存在类似问题。更重要的是,在阿里出手8亿美元重仓月之暗面36%的股份后,月之暗面创始人杨植麟手里还有多少股份,成了个谜。

  “大模型类厂商一定是要烧钱的,历史上烧钱比较多的行业,最后上市的时候,公司CEO的股份也不会太多。现在上不了市,更多的问题在于公司业务、状态。”林川说。

  目前来看,AI创业公司能选择的上市途径只有香港,但具体怎么上,以什么估值上市,也存在不确定性。“之前商汤的估值还没有现在的月之暗面跟智谱AI高,后两者现在的收入规模跟商汤还差挺远的。”林川表示。

  上市存疑,另一种可能性是被收购。这也是国外一些独角兽的发展路径。“毕竟阿里投的那轮,月之暗面让出了那么多股份,最后能不能走到收购一步,现在没有人知道。”林川表示。

200亿估值后,月之暗面们的考验真正开始

  广撒网背后,大厂有何诉求

  在积极投资大模型创业公司的互联网大厂中,阿里显得尤为激进。

  被外界盛传的大模型“五虎”——月之暗面、MiniMax、百川智能、零一万物、智谱AI背后的投资方名单中,都有阿里的身影。

  近期,有媒体报道,第六家AI大模型独角兽公司阶跃星辰正在进行一轮估值20亿美元的新融资,阿里巴巴也在接触中。

200亿估值后,月之暗面们的考验真正开始

  通用大模型公司投资数量排在第二位的,当属腾讯。此外,美团、百度等互联网公司也都在自己看好的领域进行押注。

  “谁也不知道最后谁能赢。”林川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  盛景嘉成主管合伙人王湘云认为,互联网大厂投这些大模型创业公司是正确的选择。目前大模型领域的投资,主要还是人。“谷歌、微软这些巨头既自己做大模型,又在积极投资创业公司。现在重要的是人才稀缺,每一个创业公司背后都有一个大家比较认可的核心团队(人才)。”

  大厂布局大模型创业公司的另一种诉求,是扩大合作朋友圈,相当于给自己拉了一个合作伙伴。“因为大厂最擅长的就是商业化,说白了就是技术成熟了后,怎么变现。”王湘云说。

  在王湘云看来,大模型在大厂的整个业务链里只占有很小的一块,如果某个创业公司发展起来了,大厂可以通过卖基础设施等赚钱。

  林川也认同这一观点。“对于所有的大厂而言,一方面自己也在做类似的事情,另一方面他们也很难指望投一点钱、占一两个点的股份就能怎么样。大家可能就是交个朋友,别交恶,保留未来的可能性。”

  大厂广撒网的同时,创业者聪明地选择“不站队”。

  “每家大厂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或场景里各有优势,创业公司会选择跟所有大厂搞好关系,也不排斥跟各个大厂合作。”在王湘云看来,这才是一个成熟的商业生态,也是必然的选择。

200亿估值后,月之暗面们的考验真正开始

  商业化的“紧箍咒”

  对于当下的大模型创业公司而言,需要面对一个问题:下一笔融资在哪?

  近期,除了智谱AI和月之暗面,国内其他大模型公司尚未传出新融资消息。

  林川也表示,大厂能够入局的公司基本上都投了,之所以很少听到融资的消息,是因为纯市场化的行为已经没有办法找流动性更强的资金了。

  换言之,这些大模型公司现阶段的收入规模远远不足以支撑自己的估值。“目前大模型创业公司把资金全部吸完了,他们自己也要对外投资,如一些小的应用层的公司,去赚钱回血,建立生态。”林川说。

  对于大模型创业公司而言,寻找商业化路径,尤其在to C赛道寻找商业模式是世界难题。

  对于坚定赌to C赛道的月之暗面而言,更是难上加难。杨植麟也曾表示,目前比较流行两种商业模式:一是订阅。在他看来,按照用户数量收费,是无法随着产品创造出更大的商业化价值的,订阅不会是最终的商业模式。

  二是抽成。其中广告已经被互联网验证过了,它的确定性更高,但人的注意力和时间有限,这种商业模式的机会可能也没有那么大。

  在林川看来,商业化成绩单很直接,所以大家会迅速进入赤裸裸的拼刺刀的阶段。投资方或者市场对大模型创业公司的期待,就是每3~6个月,必须拿出新的产品,或者发生新的变化——要在阶段性交出能够让人买单或者信服的成绩,比如用户量、收入、影响力等。

  这也是各家大模型公司频频有新动作或发布新消息的原因。“所有的大厂都在开(发布会),竞争对手也都在开,甚至他们可能会上各种各样看上去没什么用的东西。即便创业者内心不认可,也得干。”林川说。

  作为MiniMax创始人,闫俊杰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过自己对于商业化的重视。“我觉得短期内最重要的是AI技术的进步。一年之后,商业化一定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  但在很多从业者看来,目前通用大模型及其应用的同质化非常严重,为了争取市场,价格战等内卷也提前开启了。据赵航透露,此前有一家新能源车企的大模型项目招标,腾讯出价800万元,科大讯飞出价700万元,智谱AI直接压到了300万元。“因为目前过于同质化了,大家只能用低利润甚至是赔钱来换取客户,以便接下来吃下整个市场。”赵航说。

  在王湘云看来,现在创业公司还处在“叙事期”,还没有到揭盖子的时候。具备底座大模型能力的创业公司,不能简单地copy大厂的商业路径,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差异化定位。“场景这件事情并没有让大厂穷尽,对创业公司而言肯定有机会。现在无论是产品还是技术等都远没有达到临界点,每家创业公司都得在自己的商业化定位和细分市场上,思考得更加清晰。”

  以月之暗面的Kimi为例,她认为不一定要做出抖音那种级别的应用,更重要的是找到一个可以发挥自己能力的核心场景。“近期月之暗面的估值30亿美元,如果按10倍PS测算,月之暗面需要做到3亿美元的收入,这个收入体量相当于2023年字节跳动收入的1/400。所以,大模型应用不必一定对标字节的量级,关键是要找到自己的特色和根据地。”

  相比于细分的to C场景,王湘云更关注to B场景,这与盛景自身的能力圈相关,他们是以to B为主基因的创投机构,主策略是投早、投小、投科技。在王湘云看来,一个颠覆性科技的早期产业化阶段,往往是to B科技投资布局的优质窗口期。

  文中赵航、林川为化名

相关推荐